辣文吧 > 狗亚app 官网 > 天才心理学家 > 章节目录 第二十二色章 【黑色邀请函】
    嘟——

    嘟——

    在新加波一艘豪华的游轮上,到处都是兴奋地叫喊声。

    座机电话拿了起来。

    董旭正在翘着腿看着新西兰的赛马比赛,对着电话喊了一声:“喂?”

    “老板,人跑了。”

    王武很是谨慎地模样,声音带着一丝自责和胆怯。

    本来以为十拿九稳的事情,居然出了变故。

    董旭端着红酒杯的手瞬间僵硬了一下来,他的眉毛很浓,表情显得有些愕然和意外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他语气迟疑道。

    “我目前也不清楚到底动了什么手脚,司机的意思是门被炸开了,连人带车逃了出来。”王武压着嗓子道:“待会我亲自检查一下车子。”

    董旭忍不住板着脸叱骂道:“臭小子,尽给我闹腾。”

    王武咬着牙道:“是我的责任,当时因为情况太紧急,走慢一步就会碰上方家和卢家的孩子,容易出其他的岔子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就干脆关进了车子里,没有他解释我们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董旭深吸了一口气,让情绪稍微缓和一些。

    他锁紧眉头道:“说了也没用,该走的还是会走,先等等吧,再找其他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!”王武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随后对方又大胆地鼓起勇气道:“老板,似乎那个叫徐飞的,不在他们那群人里,应该已经离开曼谷了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其他的事你不需要操心!”董旭沉着声,便直接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他又长吁了一口气,端起酒杯抿了一口。

    本来想着战争爆发前把那臭小子先逮回来,看来是没戏了。

    他的眼神很是平静,仿佛让人看不出真正的心思,也无法揣摩出他的想法。

    在董旭的右手边是一封黑色的邀请函。

    他不动声色地就将这封邀请函撕成两半,然后丢进了海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哗啦一下子。

    海浪声骤然掀起,暗涌激流之下,溅起了浪花。

    几乎在同一时间,组织里的众人都收到了这封极其诡异神秘的黑色邀请函。

    在新西兰、荷兰、巴黎、布吉岛、法国……

    在巴黎铁塔上的一层空中阁楼里。

    苏峰俯视着整个城市,眼神越发冰冷,他用打火机烧掉了那封黑色的邀请函,声音沙哑道:“终于来了。”

    新西兰一条清澈的河边。

    一个穿着打扮邋遢随意,不修边幅的男子在家门口的门把手位置发现了一封信。

    此人赫然便是孙诚。

    他眉梢皱起,叼着那个烟,然后大开大合地直接撕开了信封。

    发现里面装着精美的黑色邀请函,邀请函的封面里花着一朵带刺的玫瑰,准确来说那是一朵蓝色妖姬。

    孙诚展开了邀请函,映入眼底的是一行及其精简的话。

    “夜已经来了,只是灯火让人忘却了身处黑暗!”

    他眼瞳微微一证,脑海里回忆起了。

    似乎在哪里听说过这句话,但已经很久很久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此刻正在焦头烂额处理着各种烦琐事情,而且心情糟糕到了极点的老六黎叔,也是死死地咬着牙,看着那封黑色的邀请函。

    他很是疲倦地躺坐在那,目光所及之处,是邀请函底下的日期和地址。

    去还是不去?

    那个家伙到底想做什么?

    真的就那么有把握?

    这一次曼谷的行动失败了,自己下令猎杀陈冬的事情,应该已经暴露了。

    他手里的其中一张牌已经摊开了。

    黎叔大口地闷了一杯烈酒,然后掏出手机拨通了那个备注为“魔鬼”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您好,您拨打的电话为空号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脸色骤然大变,这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自己付出了那么多,牺牲了那么多?

    就这样就抛弃了?

    斩断的干净利落?

    那这封邀请函又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黎叔眼底流露出一丝决然的神色,他咔哒一声转动着书房里的笔筒,旋即惊人的一幕便出现了。

    书柜背后竟然打开了一扇暗门。

    然而他却没有走进去,而是坐在那书房里的椅子上,就那样静静地等着。

    数秒钟之后,暗门自动关闭,随后这张椅子骤然开始往下沉。

    这是双层机关。

    当有人潜入自己书房,无意中启动了机关,就会被书柜的暗门所吸引。

    里面藏着数不清的暗器和毒药。

    将会杀死一切入侵者。

    而真正属于他的地下密室的启动方式,是打开暗门后数秒钟时间,仍然坐在椅子上才能触发。

    这张座椅才是真正通往密室的唯一途径。

    座椅旋转地落下。

    便来到了地下负一层,映入眼底的是一个水下世界。

    宛如进入了海阳公园,甚至能够看到鲨鱼在玻璃外游动的身影。

    老黎有些不甘心地揉了揉脑袋,一手撑在了玻璃上,看着远处的鱼儿缓缓地游动,然后拨通了另一个电话。

    那一刻,他像是放下了什么戒备,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当电话接通的时候。

    老黎眼底的皱纹很是沧桑而有故事,“电话打不通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切断了我的联系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一张邀请函,让我27号去一个地址。”

    老黎咽了一口水继续说道:“上面还有一句话。”

    然而还没等他开口,电话里的声音就传了出来,有人听到这个声音,恐怕会想明白很多事情。

    因为说话的人赫然便是组织的首脑之一的梁朝华。

    梁朝华推了推眼镜框,站在书房静静地看着后院里的那棵树,他开口道:“夜已经来了,只是灯火让人忘却了身处黑暗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,老黎猛然浑身一震,反问道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梁朝华很是感慨地摇头道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不止你一个人收到了那封信,恐怕所有人都收到了,就连我手里也有。”

    老黎哽住了声,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。

    梁朝华声线很是低沉,像是那些年听说书先生讲故事的那般熟悉。

    “他未必是切断了你的联系,或许是所有人的联系都切断了。”

    梁朝华的额头用力地皱了起来,呈现出一个“川”字。

    “他或许是想在摊牌前,来一次最后的大扫荡,看看到底谁站在他那边,到底谁又站在我这边。”

    老黎打从心里发出感叹:“太谨慎了,一直到了现在,也仅仅是从他的嘴里套出一个人的名字,除了老秦之外,再也不愿意松口。”

    自从越南码头狙杀老莫的那一枪开响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在怀疑,他就是叛徒笼络的人其中一个。

    却根本没有人知道。

    叛徒朝他下手的那天,老黎就已经把这件事告诉了梁朝华,两人谋划了一番,才有了今天的局面。

    那么多年来,老黎都在演着一个双面间谍的身份。

    一个身份是被叛徒要挟,动摇立场的背叛者。

    另一个身份,则是从叛徒嘴巴里试探出对方的身份,以及其他人的名字。

    可足足三年多过去了,仍然毫无进展,也就是近来几日对方才吐出了老秦的名字。

    为了演的足够逼真,他已经无暇顾及自己的身份,直接给下属下令了抹杀陈冬的指令。

    可以说,已经摊牌了。

    自己就是背叛者成员之一。

    却没想到对方仍然还在怀疑自己,甚至怀疑曼谷郊区的那通报警电话就是他打的。

    这个藏在幕后的家伙嗅觉太敏感了。

    那通电话不是他打的,他自然不可能做这种愚蠢的事情,太容易暴露了,即便是暴露也只能让下属暴露。

    三名国际刑警里面收到的都是抹杀陈冬的指令,这是毋庸置疑的。

    但除此之外,却还有另外一条短信,落到了银发男子安伯的手机里。

    那就是尽可能地制造意外阻止计划进行。

    所以当时差点在曼谷郊区逮住陈冬的时候,对方故意在半路停车撒了一泡尿,给了警方足够的时间提前达到目的地。

    随后再故作惊愕诧异地被抓走。

    老黎又揉了揉太阳穴,心很累,很是疲倦。

    演了那么多戏,就是想取得叛徒的信任,从而套出更多的话来,甚至于连自己大儿子的命丢压在了里面。

    可花了那么多心思,却并没有理想中的效果。

    “现在我的一张牌已经摊开了,大家都知道我要杀陈冬。”

    “他在这个时候切断了跟我的联系,又给所有人发邀请函,到底在玩什么把戏。”

    梁朝华迟疑了片刻才回答道:“就按着他的节奏来,该不该去,什么时候去,带多少人去,你自己判断。”

    说罢,哔的一声,电话就挂断了。

    老黎闭着眼睛背靠在海底玻璃上,他调整着自己的呼吸。

    叛徒手里一共有几张牌他不知道,甚至于对方可能从一开始就没有信任过自己。

    他耳边又环绕起了刚才老梁的那句话。

    “他或许是想在摊牌前,来一次最后的大扫荡,看看到底谁站在他那边,到底谁又站在我这边。”

    老黎表情越发的严肃,心情难以言喻,最后的考验吗?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。

    不知道过了多久。

    像是几分钟,又像是半个小时。

    老黎突然间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,他来到了密室的办公桌前,把这些年来他所知道的和做过的事情,全部整理一份文件,并且按照时间排列。

    他在电脑里的邮件里设置了定时发送。

    27号23时59分。

    也就是如果赴约的那天。

    自己没办法回来取消邮件,这份资料就会发出去,发到那个小鬼的手里。

    http:///txt/96463/

    。_手机版阅读网址:

    【悠阅书城一个免费看书的换源app软体,安卓手机需google play下载安装,苹果手机需登陆非中国大陆账户下载安装